世界七大奇迹,大玉儿看到脱离的大汗,尽管很无法,但她却不能无理取闹,soc

书名:《宫檐》

作者:阿琐

关键词:古代言情

简介:

她承诺,要为深爱的男人,看一眼大清江山未来的容貌。

引荐指数:⭐️⭐️⭐️⭐️ 点击下方卡片当即阅览

(此处已增加小说卡片,请到今天头条客户端检查)

精彩试读:

夜色渐深,皇太极惬意地搂着佳人入睡。

产后不久的大玉儿,身上软绵绵,现在二十出面的她,不再有十六七岁时的羞涩腼腆,床-笫之间多添几分情-趣,皇太极合理盛年,怎能不喜爱。

几番酣战后,威武的男人毕竟疲倦,可怀里的人却对晚上听他讲的故事记忆犹新,猎奇地问:“大汗,林丹巴图尔的那块传国玉玺,多半是哄人的吧。”

皇太极悄悄睁开眼:“这话要藏在心里,不能说出来。”

“为什么不能说?”

“你怎样总爱问为什么?”

大玉儿很坦率:“当然是因为不理解。”

皇太极笑了,翻身将佳人压在身下,在她唇上亲了又亲,宠爱地说:“可是今晚不想提这些,我可贵安闲一晚。”

大玉儿赧然羞红了脸,悄悄推着老公的胸膛:“可我也不行了,大汗……今晚就饶了我吧。”

皇太极在她鼻头悄悄一点:“不行了还不厚道睡觉?”

两人相互偎依,正要睡去,门外响起大汗近侍尼满的声响,他怯怯地喊着:“大汗,大汗您醒着吗?大汗,是十四贝勒回来了,急着要见您。”

“多尔衮?”皇太极皱眉,喃喃自语道,“他怎样回来了?”

“侧福晋,侧福晋……”尼满又喊。

“醒着呢,这就来。”大玉儿应了,下炕来点了蜡烛,捧来皇太极的衣衫为他穿戴,说着,“大汗早去早回,记住添衣裳。”

皇太极神态凝重,猜想着可能发生的事,直到走到门前,才回身对大玉儿说:“早些睡,不要等我了。”

大玉儿眸光盈盈,皇太极无法地一笑:“等吧,我会回来。”

帘子掀起,一阵北风灌进来,大玉儿打了个颤抖,靠在门上从缝隙里往外看。

内宫外的凤凰楼里已是灯火通明,大约不只是多尔衮,还有其他人也在。

苏麻喇掀开帘子进来,搀扶大玉儿回到炕上,一面告诉她,是十四贝勒忽然回到盛京,像是有很要紧的事,看样子今晚大汗是不会再回来。

她碎碎念着:“不过啊,十四福晋该快乐了,贝勒爷上回回盛京是何时来着,奴婢都不记住了。”

回身见大玉儿将枕头高高叠起便要躺下,苏麻喇忙伏在炕边小声说:“格格,叫大汗看见,又该和您气愤了。再说了,您才生完一个月,怎样可能又怀上嘛。”

“是啊,我忘记了……”大玉儿苦笑,扯过被子将自己裹住。

“格格,大汗今晚快乐吗?”苏麻喇笑眯眯地问。

“快乐,你知道的。”大玉儿悄悄脸红,要拉苏麻喇一同进被窝。

苏麻喇连连摆手:“要是大汗回来,见奴婢和您躺在一块儿,再被大福晋知道,可要把奴婢打死了。”

大玉儿不勉强,棉被捂着脸,显露带着笑意的双眼:“他好久没对我说这么多话,你知道吗,隔了大半年,他还记住跟我赔不是。”

“为了二月里那天深夜把您丢下的事儿?”苏麻喇问。

“嗯。”大玉儿翻了个身,回想那一晚,心里依旧会疼,“他有他气愤的道理,我心里理解,而他也知道,我有我的难处。”

苏麻喇为主子掖好被子,乐滋滋道:“叫奴婢说,格格您就好好听大汗的话,大汗是那样的疼您。”

“听话……”

大玉儿念着这两个字,闭上了眼睛。

那一晚,皇太极在凤凰楼焚膏继晷,隔天朝晨,十王亭那儿就很热烈,好像又要点兵出征。

大玉儿来清宁宫向姑姑存候,才知道,是多尔衮把察哈尔大军逼到了青海,现在林丹汗身患沉痾,已在弥留之际,多尔衮便赶回来报信,要与大汗协商之后的事。

哲哲喝安胎药时,外头宫女来传话,说是十四福晋到了。

不久,便见窈窕衰弱的女子,穿戴厚厚的棉衣,头上梳熨帖的髻子,一把银丝流苏轻盈灵动,她从帘外进门,规规矩矩到了哲哲的跟前,福身行礼。

“屋子里热,你别捂着出去着凉。”哲哲非常密切,“阿黛,为福晋把坎肩儿脱了。”

“我来吧。”大玉儿上前,笑悠悠问,“齐齐格,你见着多尔衮了吗?”

十四福晋摇了摇头,苦笑:“便是见不着,我才来宫里,比及天亮也没见他回家。”她看向大福晋,好生冤枉地说,“姑姑,您若召见多尔衮,他必定来。瞧这景象,估摸着立马又要走了,好歹走之前,让我见一面。”

哲哲与大玉儿对视,互相心中了然,便含笑容许,立时命阿黛去传话。

齐齐格是大玉儿的堂姐,相同来自科尔沁,她比大玉儿早一年嫁来盛京,与多尔衮同岁,比大玉儿长一岁。

可成亲堪堪两年,英明汗努尔哈赤就不幸逝世,彼时多尔衮的亲额娘阿巴亥大妃,更是壮烈殉葬。

连续失掉双亲的沉重打击,多尔衮立志要有一番作为,便从那一年起随军东征西讨,转瞬这么多年曩昔,与妻子聚少离多,至今连一个儿女都没有。

因多尔衮战功赫赫,齐齐格收支宫闱,在妯娌中本是很面子,但是膝下无子,看着别人家儿女成群,十四贝勒府永久都冷冷清清,齐齐格也只要在姑姑和大玉儿面前,会显露落寞的神态。

此时眼角含泪,呜咽道:“他若是待我欠好的,我倒也死心了,偏偏不是。”

哲哲叹气,暗示大玉儿去瞧瞧,假使多尔衮不肯来,她再想法子。

大玉儿退出来,因殿中温暖,一时不知冷,穿戴单袄就往外走,迎面遇见皇太极和多尔衮从凤凰楼里走来,她赶忙上前,关心肠问皇太极:“一夜没睡,早饭可用过了?”

皇太极却皱着眉头,顺手解下身上的风衣,将大玉儿兜头裹住,一面递过责怪的目光,一面临身边的弟弟说:“去吧,见了齐齐格,说些好话,你的福晋不幸,连我这个大汗,都愧于见她。”

多尔衮忙抱拳道:“大汗言重了。”

大玉儿一脸的稀罕,笑道:“若是没记错,上回见你,阿图还在我肚子里,现在又有小格格出世,才算见你回来。多尔衮,你是不是又长高了?”

皇太极却抓起大玉儿的手说:“困了,去你屋子里歇会儿。”

两人当即拐去侧宫,留多尔衮一人站在风里,阿黛赶来道:“贝勒爷,您请啊。”

多尔衮点头,目光慢慢回收,像是悄悄一叹,问阿黛:“侧福晋又生了小格格?”

阿黛笑道:“是啊,才刚满月。”

话音落,清宁宫门前呈现穿着贵气但身形衰弱的女子,只见齐齐格站在屋檐下,冤枉地瞪着自己的老公,开口便问:“你怎样不回家?”

多尔衮浑身尘土,疲倦备至,双手叉腰温文一笑,道:“我……不是来接你了?”

本文节选自《宫檐》,喜爱的朋友点击上方小说卡片,即可阅览全文